上海自贸区新片区“新”在哪里? 

时间:2019-08-06 18:35 发布于: 商界频道 编辑:宋宁华  来源: 新民晚报

本报记者 宋宁华 沈月明

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是总书记交给上海三项新的重大任务之一。上海自贸区新片区“新”在哪里?将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打开什么新局面?为此,记者独家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农工党上海市委副主委、华东政法大学副校长陈晶莹。

全面开放新格局

“在全球经济的大变局下,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上海自贸区新片区的设立,向世人宣布了中国将继续高举全球化旗帜的决心。”陈晶莹表示。

新片区将成为中国全方位对外开放的窗口,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在更宽领域、更高层次、以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依仗上海体系化产业优势、货源优势、立体运输物流优势、地缘和人才优势以及国际化优势,全方位开放货物贸易市场、服务贸易市场和投资市场,加快提升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桥头堡建设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

集约开发新引擎

“首先,从功能定位上来说,和过去的自贸区不同,自贸区新片区实行了差别化定位,其建设的是更具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不仅应秉承注重以往自贸区改革开放的制度创新,也和当年的浦东一样,得注重创新开发的制度支持。”陈晶莹说。

根据规划,新片区到2035年,区域生产总值将超过1万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目前的浦东新区。因此,新片区要铆定目标,聚焦定位,完善空间规划,实现集约开发,推动“中国芯”“创新药”“智能造”“蓝天梦”“未来车”“数据港”等硬核产业集聚发展,成为首创改革、高质量发展的创业地,服务国家重点产业的发展战略,推动产业不断向价值链高端提升。

制度变革新突破

从设立新片区消息的提出到现在,大家已经形成了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上海自贸区增设新片区并不是简单地增加一片新的自贸区,而是对外开放政策的升级和制度的变革。

陈晶莹表示,制度创新历来是自贸试验区建设和发展的源泉和动力。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不仅要秉承以往制度创新的传统优势,而且要为这种转变提供更多、更高质量的制度创新成果。从上海自贸试验区5年多来的实践我们可以看到,制度创新是自贸区建设的优势,避免了走依靠大规模要素投入发展的老路,走的是挖掘制度红利这样的新路。

从上海自贸区新片区的定位出发,陈晶莹认为,上海新片区的制度创新将在以下几方面实现新突破:

■ 投资制度创新 “7月30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发布的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和2019年版《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正式施行。通过本次修订进一步精简了负面清单,全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由48条措施减至40条,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由45条减至37条。”陈晶莹注意到,2019版的鼓励目录比2017年版新增了67项,主要是鼓励外资参与高端制造业、智能制造和绿色产业的。“这些项目一方面符合自贸区新片区的定位,另一方面则为自贸区新片区在这些重点领域先试先行提供了制度支持。”

为此,她建议,应当根据《外商投资法》,尽快修订出台自贸区管理条例,减少外商投资限制,建立吸引跨国公司总部或者是重大项目在上海落地的制度支持平台;加大准入前国民待遇项下的减税降费力度,聚集扩大进口贸易重点任务,对接进博会,提供优质且具有跨文化特色的服务;加大进口贸易中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

■ 金融制度创新 将开启金融制度创新的“2.0版”。新片区加入了“特殊经济功能”的“特”元素,意味着金融创新将有实质性的突破和提升。比如,试点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深化FT账户的双向路径;围绕离岸金融贸易、转口贸易和跨境电商,设立跨境电商贸易窗口,形成对接机制和贸易便利化相关机制等。

■ 服务国家产业发展战略的制度创新 有望率先实施新一代产业政策和发展政策,建议给予企业相应税收优惠政策,健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完善优化知识产权立法和制度,调动技术创新的积极性。如:以立法的形式确立个人可以拥有知识产权所带来的收益,可以持有股权;知识产权可作为融资的标的,支持区域内的发明创造和先进制造业功能提升。

上海服务新水准

对标和实践国际高标准贸易投资规则,上海自贸区新片区要加快步伐,加大压力测试力度,特别是环境、劳工、信息和数据的自由流动、原产地要求、知识产权、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等高标准规则的核心内容,需要作为区内规则等制度接轨的重点。

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自贸区新片区要对标世界银行营商环境便利度指标促进相关立法、司法、执法和各种法律服务质量与能力的提高。如:开办企业的行政制度、立法与政策的透明度、非货币资产入股的评估、使用信息的易获取性、投诉机制是否畅通、纳税手续是否便利和税收优惠政策是否落地;执行合同的司法职能(包括司法效率、司法公正和司法公开)以及其他解决合同纠纷的公共法律服务(包括仲裁、调解、司法鉴定、公证等)。

自贸区新片区要在公共管理服务、诉讼、调解、司法鉴定等方面,对标国际规则、提高服务品质。她介绍,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分中心也将落户临港,这对于提升上海的国际仲裁水准将发挥重要作用。

但是,目前在自贸区制度创新和立法上仍存在一定矛盾,由于自贸区的不少制度创新前无古人,往往立法存在相对滞后,产生风险和制度不一致的矛盾。在《外商投资法》第13条中规定,“国家根据需要,设立特殊经济区域,或者在部分地区实行外商投资试验性政策措施,促进外商投资,扩大对外开放。”但这只是原则性的规定,具体赋权的路径是什么,如何实施的细则仍不明确。为此她建议,在法律保障方面,确立有效赋权机制,助力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制度创新;建议通过运用事权、法制制度一体化的做法,化无效赋权为有效赋权,从根本上消除反复赋权、无效赋权现象。

    标签: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