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华表演奖得主雷佳:一个能感动你的当代“白毛女” 

时间:2019-05-08 14:45 发布于: 澳门百老汇人物频道 编辑:A001  来源: 文汇报

■本报记者 姜方

凭借在民族歌剧《白毛女》2015版中饰演“喜儿”一角,歌剧表演艺术家雷佳获得第十六届文华表演奖和第二十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殊荣。《白毛女》2015版与延安首演之间,隔着70年的浩荡岁月,隔着几代人的不同审美。雷佳清楚地记得,《白毛女》2015版有一场在延安的演出,当年一位看过首演的老红军热泪盈眶地说:“是!还是这个‘白毛女’!”

有诸多前辈扮演的“喜儿”珠玉在前,老红军的评价无疑是对雷佳的高度认可。但她并不满足于此——面对这样一个性格鲜明、情感丰富的角色,如何体现创新性和时代性,是雷佳所必须面对的课题。“每个人所处的时代背景不一样,所以每一代‘白毛女’在理解人物、表达方式上也不一样。最重要的是演完之后,别人觉得这是 ‘白毛女’,这是感动我的‘白毛女’。”在当下的重新演绎中,雷佳渴望于传承与创新之间找到平衡点,为当代观众重现经典的同时,又能引起他们内心强烈的共鸣。

为纪念民族歌剧的里程碑《白毛女》首演70周年,中国歌剧舞剧院排演了由雷佳主演的新版歌剧《白毛女》2015版。在复排过程中,歌剧原作者之一、年逾九旬的贺敬之亲自为《白毛女》新剧本把关;第二代“喜儿”专程从广州赶到北京,辅导演员排练长达20余天。第三代“喜儿”则在继承中国表演传统的基础上把唱法和表演都推到了新高度,雷佳希望能像她一样做到游刃有余,并且实现民族性和时代性的融合。

“我最大的压力,就是如何让今天的观众感受到《白毛女》仍是一部感人的歌剧经典。”为拉近经典与观众的距离,雷佳在每场演出的歌声和表演中,都努力传递出时代的气息。从纯洁的贫家少女到在恶霸家受尽折磨的丫环,再到深山古庙里的“白毛仙姑”,最后到满腔愤怒的“白毛女”,她用充满人性化的细腻表达打动了观众的心弦。如在演唱咏叹调《恨似高山仇似海》时,雷佳继承前辈优点,注重歌唱中咬字与归韵的润腔处理,以及中国戏曲中的跺板、唱腔及气息的运用,释放出无比炽烈的情感。

为让这个“喜儿”传递出当代中国的声音,《白毛女》2015版新加了一些唱段:如由作曲家关峡新创作的“我是人!”。雷佳在演唱这首谣唱曲时,努力凸显“人”——特别是当时被压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那种“我要活!”的呐喊,展现出强大的唱腔表现力,激荡出动人心魄的力量。此外,“喜儿”和“大春”相认时候唱的二重唱,则用起伏不断的倾诉凸显了爱情这一线索。

在歌剧《白毛女》2015版复排过程中,剧组曾先后前往陕西延安和河北省平山县,深入“白毛女”的创作地和故事发生地采风。雷佳和当地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打柴、放羊、包饺子、贴饼子、点卤水豆腐,不仅让她深入了解到当地的风土人情,也从心底里懂得了戏剧故事里的苦难。这一切体验全都蕴含在了雷佳的舞台表演中——她质朴、聪慧、孝顺、倔强,无比贴近生活,无限接近真实,犹如真正的“白毛女”。

雷佳从出道以来,在歌剧领域付出了无数心血与汗水,除了《白毛女》,还有《木兰诗篇》《运河谣》《米脂婆姨绥德汉》《再别康桥》《屈原》等民族歌剧精品,都是其保留节目。而她对真实感的不断追求,同样也贯穿在参演这些作品的过程中。之前她出演陕北秧歌剧《米脂婆姨绥德汉》女主角,采风期间整日和榆林老乡在一起生活、交流,不仅把“米脂婆姨”刻画得惟妙惟肖,还练就了一口纯熟又地道的陕北话。

除了在歌剧表演艺术事业上不断攀登高峰,雷佳也是一名优秀的女高音歌唱家。这些年,雷佳一直致力于深入挖掘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并且为其注入新的活力。与上海有着不解之缘的她,去年曾携“源远流长寻根之旅——雷佳民族民间歌曲音乐会”亮相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雷佳说,民歌既能唤起五湖四海国人的乡情,也能跨越国界和语言。“就和我们听莫扎特、贝多芬时所感受到的冲击一样,打动人心的音乐是世界性的。”

    标签: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