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岭上“打鸟”记 

时间:2019-04-14 11:01 发布于: 澳门百老汇文化频道 编辑:A002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记者 任维东 撰文/摄影

睡梦中,忽然朦朦胧胧听见鸡叫,惊醒一看表,是5点25分。

这是3月28日的清晨。我已经度过了有生以来在百花岭上的第一个“高寒”之夜。

虽然春天到了,山下坝子里的温度已达25℃,但在“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高黎贡山上,昨夜的最低温度仅有8℃左右。

起床推开房间阳台的门,我大口呼吸着雨后林间的清新空气,一边远眺着云雾缠绕的山峦,看着峡谷里有炊烟袅袅升起,一边聆听着鸟儿在树林里欢唱,偶尔还传来几声狗吠,宛如世外桃源,确实令人心旷神怡。哦,这是一个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山间早晨呀!

当时针指向8点,我便和2位同伴在当地山民鸟导带领下,出发“打鸟”(摄影圈内人士对拍鸟的戏称)。“打鸟”既是一个技术活,又是一个体力活,比如要有比较专业且沉重的相机机身、远摄镜头、户外装备,要善于在极短的瞬间捕捉到野鸟的精彩画面,还要具备爬山、背负重装备、不怕吃苦的能力等等。

黑头奇鹛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鸟类。

赤脸薮鹛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鸟类。

大仙鹟鸟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鸟类。

大拟啄木鸟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鸟类。

位于横断山脉西部的高黎贡山山势陡峭,峰峦叠嶂,最大垂直高差达4000米以上,是青藏高原和中南半岛之间重要的南北生物走廊,拥有极其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和多种珍稀濒危动植物。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云南省西北部的保山市隆阳区、腾冲市和怒江州泸水县、福贡县、贡山县境内,享有“世界物种基因库”“自然博物馆”等美誉。它是云南省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早在1983年就成为省级自然保护区,1986年又经国务院批准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后更是被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列为“全球最重要的A级自然保护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

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也是世界各地观鸟、拍鸟爱好者逐梦的乐园。

我们所在的百花岭村是一个以傈僳族、白族为主的村寨,位于高黎贡山东麓,海拔1400米左右。作为高黎贡山最早开发出来的观鸟大本营,区域内自然环境保护良好,物种丰富,迄今共发现并记录鸟类343种,分属18目、52科,另4亚科。其所记录鸟类总数约占云南省记录鸟类总种数的43.3%。其中,属国家一级重点保护种类的有5种,国家二级保护种类33种,被誉为“中国观鸟的金三角地带”。

今年49岁的白族村民杨富祥,身兼护林员和鸟导两职,骑着他的电动车在前面带路。

由于距我们在山里的驻地不远,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由他管理经营的7号观鸟塘。这是一个在密林中大树下临时搭建的一个简陋茅屋,里面开设了几个通透的窗户,专门为摄影爱好者隐蔽架设相机、观察拍摄野鸟用。

杨富祥给我们分别安排好“打鸟”的机位,就转身到茅屋外去放置鸟食了。

“你们知道吗?这些野鸟喜欢吃苹果,而且最爱吃那种红富士脆苹果。”老杨一边在树枝上插红苹果,一边对我们说。他还朝比较平整的一片岩石地面上,撒下了一些鸟儿喜欢的玉米渣。

百花岭上的观鸟塘。

待一切准备妥当,已经快到上午9点了。太阳时隐时现,四周是高大茂密的森林。老杨站在撒有鸟食的树下,开始吹起了唤鸟的口哨。真是难以置信,在他的口哨召唤下,陆续有不同种类的小鸟飞来了。它们不停地上下翻飞、蹦蹦跳跳,叽喳叫着,有的落在树枝啄食苹果,有的在地面上吃玉米渣,还有的在四下观望。

可惜我叫不出任何一只鸟的名字,只是设置好拍摄参数,抓紧机会,按下快门。

为了不打扰鸟儿吃食,老杨及时回到了茅草屋。

“这是什么鸟?”我打开相机显示屏,把刚抓拍到的照片给他看。

“这个呀,叫黑头奇鹛。”

在拍鸟的空隙,我们一边等待,一边闲聊起来。

他告诉我们,全家共有6口人,两个女儿中老大已经结婚。为了建盖这个鸟塘,他花了五六千元钱,如今经营有6年多了。

我问他:“你以前打过鸟吗?”老杨笑了:“小时候,不仅打过鸟,还砍过树呢。现在早就不干了,我是村里爱鸟协会的成员,护林员也都干了12年。除了鸟塘收入,每月政府给我的护林工钱已经涨到了2300元。”

从打鸟、砍树,到爱鸟、护林,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变化呀。如今生态保护意识在百花岭乃至广大高黎贡山地区早已深入人心。为促进当地的生态保护和脱贫致富,保山市政府从2016年起连续3年举办国际观鸟节,百花岭观鸟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小山村也借机发展起了为世界各地来拍鸟、看鸟者提供住宿、餐饮、向导服务的观鸟经济。

目前,仅一个百花岭就有农家客栈21户,鸟导60多名,鸟塘21个。其中的每个明星鸟塘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一般的鸟塘收入5万元左右。2018年这里接待的观鸟旅游者超过5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3500万元;百花岭村的人均收入从2008年以前3000元左右,提高到2017年的近1.3万元,为山村找到一条生态致富之路。

幸得茅屋遮蔽,没有惊动外面的野鸟。我们边聊边拍,时间过得很快。

这一天天气晴好,预报的中雨没有来,第一次在高黎贡山的“打鸟”,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抓拍到了将近20种野生鸟类,我真是运气不错。当中午时分我们与杨富祥分手告别的时候,老杨说:“现在是春天,山顶上的雪都化了,来鸟塘觅食的鸟越来越少了。欢迎你们11月以后再来,那时候,山顶没有食物,来山腰、山下找食吃的各种野鸟就更多了。”

《光明日报》( 2019年04月14日10版)

    标签:
1
3